二沫的随行日记

吾本【青衣祭酒】

6.26 星期一 晴热
早上补完了《国王的演讲》,“等待一位国王的道歉可能要很久喔!”而克服困难从来不是简单的事,它需要你诚实的全身心的投入。

中午出门吃饭真的很热...

不做决定是把人生放空去看这个世界。】会去思考【是什么让你觉得活着真好】而不是遵着狭隘的世道度日。

中午睡了一小会

十分卡顿地看着电影《嘿玛,嘿玛》英文译名是:Hemahema:Sing me a song while I wite 这是一部众筹电影,一堆面具人,和他们一样,主角来这仿佛是为了“发现自己到底是谁”即没有人知道你是谁的情况下你会做出什么来,这个活动12年一次。规则是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以及一切以防“失去力量”讲实话没怎么看懂......只觉得有几个面具还挺有意思的...

这几天陆续看完了《台北人》里的十四个故事。感怀还是那句“时代死了,人还活着。”余秋雨的评价也是醍醐灌顶,记得大一的时候看过他的文章也是这样的感觉。睡前又重温了F的那篇播客“没有过去的人不懂生情”也就想起了纪录片《三生三世聂华苓》以及李安的《十年一教电影梦》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今日的吃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。早:牛奶、饼干
。中:茄丝肉沫饭、半个鸡蛋、土豆丝
。晚:凉面、红豆双皮奶、1/8个西瓜(撑死我了…)



评论